高焕堂先生做了题为“AI潮流下的学习与创新之道”的讲座

       2017年11月10日晚上7:00到9:00,中国台湾VR/AR产业联盟主席高焕堂先生,在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大兴校区3204做了专题讲座,讲座主题是:AI潮流下的学习与创新之道,核心思想是:面对复杂,唯有简单。

高焕堂讲座 2

       高焕堂老师通过近来发表Nature杂志上的新成果AlphaGo Zero来引入讲座内容,他通过3个例子:人类学生、机器学生、企鹅学生,分别影射人类、AlphaGo、AlphaGo Zero,表明人类的经验知识有的一定局限,环境变了经验知识可能就没有用了,而AlphaGo Zero脱离了人的经验,采取左右互搏,战胜了人类经验为训练集的AlphaGo。所以人类经验未必真理,高老师紧接着又举出诸葛亮的例子,诸葛亮没有治国理政经验写出了隆中对,未出茅庐,已定天下三分。指出:面对新时代,教与学都需要改变。

  之后高老师又结合自身经历,讲述自己女儿培育方法,女儿从台湾长大,受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典型的经典教育,长大后在美国一开始找不到工作,发展到进美国苹果总部当设计师。为什么之前没有美国生活经验,却在美国很快适应做的很好,这一点很好的证明了可能有的时候人类的学习出来的经验,在许多场景并不适合。

  第二,老师谈完学习方法又谈到创造力的养成,从达芬奇著作7brains中的观点以“先考虑终点”和“务必彻彻底底想清楚”,讲述了以终为始,然后将创意实证,最后投入实践。根据达芬奇观点引入了他本人提出的设计思维框架,愿景、假设、现实、问题。然后借用毕加索和最伟大二维平面设计师保罗兰德的例子,面对复杂问题,应对方法唯有简单,正像中国古代提出的大道至简,通过生活中实例,小孩子学游泳,使用很多培训方法可能也不如直接把小孩扔到水中,没有复杂的教学,简单的让小孩投入情境,反而能学会游泳。

  最后,高老师介绍,在想明白终点之后,如何把无法达到终点的方法一一去掉,这就谈到了对假设的证伪否定,通过历史事实,揭示了证伪主义的由来,在早期,牛津大学只有贵族能上,后来文艺复兴人文运动,牛津大学开始招平民学生,而贵族当老师,那时候知识转化为社会资产,变得实用的东西才能叫知识。大家觉得这样很合理,而就在当时,爱因斯坦的许多假设,由于无法验证从而无法发表,因为在地球上许多现象无法实现,直到后来爱因斯坦的假设随着望远镜的发现被证明成立。皇家科学院开始采取对大学所研究的科学,定义为不可证伪性。证伪简单,但是证明真实确实很难,不可证伪在假设体系成立,现在就可认为是科学,麦肯锡战略以及瓢虫例子和诸葛亮隆中对分析方式一样都是在说明设计时候的方法,不断去掉不成立的假设。

       讲座完毕后,老师和讲座在场提问者进行了热烈的互动,大家做出精彩提问:软微学院同学提出疑问,如何从复杂变简单,简单和复杂的关系是什么。老师利用麦肯锡的例子,通过把不可能的各个假设去掉,从而找到简单问题的解决方案。有人提问,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在当代还有没有足够的借鉴意义,高焕堂分享了一个答案,说陶行知先生一开始的名字较陶知行,后来觉得行的意义很重大,就把行字提前了。而王阳明所提出的知行合一可扩大为整个社会的知行合一,在教育方面,老师知,学生行,结合二者是知识个体知行分离,社会个体知行合一。还有学生站起来纷纷分享内心感受:有的学生发表感概老师高屋建瓴,旁征博引,可谓国学大师解决了很多人生上的疑惑。还有同学站起来分享,从高老师的讲座内容中领会到了习主席提到的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参加本次讲座的除了有北大软微学院部分师生,还有来自北京中学、中国电子商务协会VR推进中心等单位人员。北京大学教育大数据研究会主席庞磊负责此次报告的组织工作。

  本次讲座的PPT可以通过以下链接下载:http://pan.baidu.com/s/1nvBULV7